断鸿

雀斑少女

2019.05.23 小示好

今下午练车的太阳只有那么毒了,他貌似心情还不错,我去考场练车的途中他还在群里发消息让我带个可爱多过去,看他还有空逗我,我的心就跟着下来了,要不然车上又是压抑到没人说话


到了考场以后,我站在阴凉处等他们,接着他又在群里发消息了

他说,“看到一个小胖妹”

“是不是你”又附带一个偷笑的表情,

我回答说,“不是”

他说,“看花了啊”

“在扎头发”

“刚刚”

我知道他又要来逗我,回答说,“说不是就不是嘛”

他还在继续说,“明明就是”

突然之间感受到了一点可爱的孩子气


上了车以后,我手机没有多少电,他刚好也是iPhone

我说,“把你充电器借我偷点电呗”

他嘟囔着说了一句“嗯哼”表示不愿意,这里我真的是被一个30岁的男人可爱到了

我说,“别嘛,万一晚上有人要找我约会呢”

他笑了笑,说,“就你?约操场跑步减肥”

我无力反驳,事实如此

后面他下了车,我就直接抢了他充电器插上

他看到了以后说,“哟,还霸王硬上弓了啊”

30岁的人了,怎么就不能装出一副和我有代沟的样子呢


后来,同车女生给我看他在驾考软件上的头像,说一点也不像,我便问他多久照的

他说,“去年吧”

我笑着说,“嗯,今年又老了一点”

他转过身说,“诶,你是不是有机会就要说我两句”

我反驳说,“你不一样吗,有机会还不是来说我”

他脸一变接着说,“你个小胖纸”

我实在无力反驳了,只能傻笑


一下午的氛围都挺轻松的,他终于不那么严肃正经,尽管犯了错也还是笑着去纠正。我最后一个练完,和他一起回的加油站,我再去坐公交,到了加油站结果今天排队的车超多,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或许想再跟他待会开两句玩笑,或许想摆下无关练车,有关他生活的龙门阵,或许想满足一下我自己对他的好奇心

我给他说,“我回去也没事,要不陪你聊会天我再走”

他应该是对于我这样的主动有点意外,“你这话让我怎么接”

我开玩笑说,“我心善,看你一个人在这无聊”

接着就摆了将近20分钟没有逻辑,没有话题的龙门阵,我对我的提议表示充分的后悔,在一个不愿意透露隐私的人面前一个劲地分享自己的生活有点怂,有点可笑,有点在耍猴戏,总之,我才忽然发现,貌似想的有点多,自作多情了一把


明天练考车,不会和他接触,后天一天,大后天一天,也就是还有两天的时间接触就要说再见了,我也该好好调整自己了,舍不得自然有的,但是生活还得继续呀,下次再碰到类似的事情可一定要按捺住少女心

2019.05.22 “好的很,非常好”

下午练车,由于两个妹子晚上有课,就先等她们练完了我再来。她们走了以后就剩了我和二愣小哥哥两个人,太阳太大了,我让二愣小哥哥先上,第一圈结束,他发话了,“你接着练嘛,免得换路线”,第二圈结束,他又发话了,“你走呗”


然后,就剩了我和他两个人


上车调好座椅,觉得氛围有点怪,都不敢说话。接着他开了一句玩笑,大概说二愣小哥哥像宅男,出去怎么办啊,只能让人欺负

我说,“去工地搬砖啊”

“就他那小身板,我看你去还差不多,膀子都比他粗两圈”

我对着他故作生气说,“你够了”

他还靠着车窗笑,

“你真的够了”

谈及几个学员,我说,“你一天别老是说我们,你把她们都说怕了”

他说,“我不说你们难不成我还夸你们开的好啊”

“你要给我们信心嘛”

“我没给你信心啊,你没看见我有机会没机会都在表扬你吗”

我没有再说话,不知怎么的挺高兴挺好玩的,是不是每个人成为特殊对待的那个人的时候都会像我这种,有点小虚荣心?是虚荣心吗?


可能车上只有我和他,人比较少我压力就没那么大,整个两圈下来我出错的地方很少。在出一号线路口我准备加档,但是速度还没有上来,他一把按住我放在档位上的手,“干啥子,干啥子”,我才反应过来。没有看到过他按过档位,一般都是帮着扶下方向盘,那一瞬间,有种很奇妙的感觉,我的手凉凉的,他的手温热温热的,要是搁在那顿饭以前,我怎么会想这么多


练完以后启程回家,

我说,“我感觉我今天练的挺好也”,

他答到,“我又没说你练的不好”

“但是你也没说好啊”

他笑了笑,“好,好的很,非常好!”

明明这样轻松愉快的氛围挺好的,干嘛平时要那么装腔作势,搞得车上的人都不说话。上车时,板着个脸,完全一副秉公执法的样子,我一个人练时,看下视频,开点玩笑,不会生气,不会吼人,他不知道我在旁边很想笑吗


打完这段字才反应过来,我又没把他当教练当大叔看了,好像更多的是当了朋友来看,咦?


2019.05.21 少女心

也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的小女生好像动不动就在提及少女心,看见粉红色的衣服,“啊,少女心爆棚了!”,看了甜甜的电视剧,“天哪,老夫的少女心炸裂了啊!”



到底什么才是少女心,花季少女有一点贪恋30老大哥的特殊对待算不算少女心呢,又有人理解吗


昨儿练车又昏完了,三个需要踩刹车的公交站全部忘掉,也怪不得他会生气,把我说了一通,其他学员练的时候还旁敲侧击公交站的事。


本来最喜欢看二愣小哥哥练车,结果昨天因为提醒了一下“变道啦”,被他吼了,练了十天了,从来没有被他那么吼过,“不需要你提醒!”,十分冲的语气吓得我缩回了座椅上,瞬间连耳朵根都红掉了,没有想过他会连我都吼,不就一顿饭吗,我是不是真的要上天了


练车的几个小时车上气氛都很压抑,只有他一个人讲着注意事项,没有人开玩笑,没有人刷抖音,我埋在座椅里戴着耳机听歌,不想理他。过了好一会,他说,“那些记不住公交站的人啊,还不如晚上骑个自行车过来看看路线”

又在旁敲侧击,从不点名道姓,我头也不抬说到,“不知道路”

“公交站也不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”

他知趣地没有继续问,可能不想理我,也可能看我有点不对


接着其他三个人练着,不知道他是想缓解一下气氛,还是想巴掌过后给一点甜枣弥补一下,他突然在那说,“你们三个看下蒲婧怎么开直线的,怎么操作的,你们那都不叫直线,是曲线了”,我还在听歌,很突然地听他冒了一句,整个人有点惊讶,“啊,你在夸我呀”,他完全都不看我一眼,也不说话,就一本正经看着车前,没事,已经习惯了,这是他的风格


练完准备回学校的时候和他开了几句玩笑,我讽他年纪大了,要成中年油腻大叔

他说,“总不像某些人青年就开始油腻”


结束以后他在我朋友圈点赞评论,还发消息说,

“二班一下心情就美丽了”,附带一个偷笑的表情

我知道,他发这句消息的时候肯定又是倚着窗,面不改色

我回他说,“不想理你”“性别歧视是不是”

他说,“哪是”

“有两个女的啊”

我答,“那就是区别对待嘛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”

他说,“没说你,哎呀”

“那三个”

“我在表扬你哒”

我回了一个不屑的表情


我知道,他对我肯定跟别人不一样,要不然也不会练完以后给我发消息,出于什么动机,怎么个不一样法,我管他呢,在最后这几天里面享受下特殊优待也没什么不好,下周一考完应该就不会再联系了吧,嗯,应该是的,肯定是的

2019.05.21 昨儿一天

没有恋人,没有心动的对象,自然520对我没有丝毫影响


在过了一个死亡周末以后,按捺着复杂的心情去了科三考场,这几天想了好多好多,一个20出头的年纪思想怎么那么复杂呢,还那么爱臆想,记得高中那会我给班主任说我太爱冥想了,怎么办,他给我说爱冥想是好事啊,你可以自己思考很多,其实我真的不好意思给他说,不是他所理解的冥想,就只是单纯的臆想,胡思乱想,乱七八糟想而已


到了考场等了四十分钟才上车,他仍像平日一样面不改色,一本正经,仿佛那天没有和我去吃火锅,更没有被他朋友叫成“嫂子”。车上只有我和他两个人,气氛有点尴尬,或许他并不觉得。上了车要放手刹,从科二到科三,我真的没有放过那么紧的手刹,两只手使劲按着才放下了,他在一旁很自然地看着手机,“放不下就两只手呗,考试手刹都是安全员拉的”,是不是故意的,追究也没有意义了


我问他说,“我今天状态不太好,可不可以只练一圈”,“状态不好才要多练啊”,或许是提前告知了他,昨天全程都在犯错误,接连不断的低级错误,但是他都没有骂我。开直线的时候有点走神,他忽然冒出一句,“你是不是被今天的朋友圈酸到了哦”,看他脸上表情,完全严肃,面不改色,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,嗯,很是他的风格


练完车以后直到今天,他没有给我私下发消息,嗯,肯定是我又想多了,都没出过社会,更没经历过什么实事,我一个小女生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呢,哪有女生像我这么不单纯啊


明明大我十岁,我怎么不把他当长辈看呢,车上是,私下也是,称呼,玩笑段子,说话语气都当成同龄人去对待,这是不自觉的行为,怎么会这样


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不好,按住自己的少女心行不行啊

特别谢谢这个人

真心也好

假意也罢

至少让我觉着挺暖

是不是在师院里面终于能找着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?

现在是早上的九点过,好多年轻人都还在睡觉,然而我已经乱成一锅粥了


因为庚庚教练的事昨晚第一次彻夜失眠,昨夜一点多刮风下雨,窗外电闪雷鸣,屋里磨牙声震耳欲聋,天气闷热,蚊子不断,到现在,我是不太敢回想


一躺下床,满脑子都是他的潮牌白T,摔坏的iPhone,没有味道的奔驰,长长的细支烟,冒着热气的火锅,还有只允许我吃一个的鹌鹑蛋。我20,他30,我是学员,他是教练,两个只有短暂交集的群体,为何让我如此烦恼


相处一周多以来,最大的印象就是严肃,不苟言笑,偶尔冒出几句玩笑话让人真的笑得岔了气,明明是一副正人君子样,干嘛昨儿要带我去吃火锅,今早还要来发消息


说破不道破的境界真高,我学不来


刚进去大学那会也就18岁,后来看了王安忆的《长恨歌》,直到现在都不能完全放下,我知道,我跟普通女生想的不太对,跟王琦瑶一样可能会在18岁左右的年纪和三十好几的人来往,但是毕竟是小说,毕竟受了书中情绪的影响,毕竟我也只是喜欢幻想,没有想过真的要变为现实。昨天到今天的心路历程简直就像坐过山车一样,我感觉我的生活越来越不单纯了,又有可能是我想的越来越多了,越来越不切实际了


再等等吧,或许我又产生错觉了


不经意地,这里真的成了我的树洞



和李同学的三天两夜:


6号下午午觉梦见了一个很遥远的人,三点多醒来给李同学发消息说怎么大家都在谈恋爱,没有想到的是李同学订了最近的车票来内江找我玩。他到我学校时还在下雨,一起去学校后门吃了干锅,晚上又去太平洋看了《何以为家》,回到酒店已经是接近十一点了,看了好几部类似于喜剧的国产恐怖片实在没劲,就一起看了泰国恐怖片《连体婴》。一张床,两个枕头,两床被子,看完已是三点多,我便乖乖地去自己床上睡觉。


7号早上还在下雨,我第二大节有课,李同学说很少起这么早还要陪我去上课,那节是投资学,老师要点名抽问不敢不去。谁知道李同学被点起来回来问题,班上同学看向他的时候,我知道,我一个人怎么解释得过64张嘴,还是算了吧。上课的时候他看球赛,我发呆。忽然,他扭头,“去不去重庆”,“逃课啊?去多久”,“明天或后天就回来了”。中午去食堂吃了饭就回寝室收拾了下东西准备出发了。


7号下午五点多到了解放碑,随便转了转就回酒店放东西,晚上九点去了吃了火锅,走了超级超级远,火锅吃完又去洪崖洞看了夜景,上次和辉儿子去的时候是下午,这次终于把夜景看了,还是不错。晚上十一点多回了酒店,我洗了澡洗了头已经是十二点多,他随便看了看电视已经是一点,就准备睡觉。陌生环境里我毫无睡意,在李同学床上看鬼片,泰国的《厉鬼将映》,一张床,两个枕头,两床被子,看到两点结果睡着了,睡到三点多醒了过来,自觉爬回自己床上。


今天早上醒的早,在李同学床上把没看完的鬼片看完了,一张床,两个枕头,一床被子,看完了就下床收拾洗漱,中午十二点多下楼吃了点面,准备去坐索道。到了长江索道,结果人太多,李同学又忙着回学校打球赛,就去解放碑转了转,然后直奔重庆西站。


现在在动车上的我想了想这两天的冲动和行程,有一个开朗活泼的朋友真好,这么短的时间我已经快要忘了两天前快要压抑不住的情绪。不过,把这两天的事记录在这里也是想要反思一下,身为女生的我,这样真的好吗?认识李同学14年了,于他而言,是多么正常不过的事,于我而言呢?是我太囿于传统保守的三教九条了,还是真的越界了?


我啊,真的要活泼一点,胆子大一点,做事果断一点才好啊

五一录

这个五一,怎么一点都不想开心


五一前,考了科二,考了组织工作与设计,考组织设计的前一天,夏军表白了,我不知道他按捺了多久的心思终于是忍不住了,可能那一天真的心情不太好,可能是真的没感觉,还是回绝了。


这么几年没有喜欢过人了,更别说脱单了,我是不是真的不会喜欢人了,那为什么会对大一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念念不忘,又为什么藏族男孩赵州羽坐我旁边会紧张,奇怪,想不通,不能解释


五一回家呆了十天,每一天都在医院,明明有那么多空闲时间,偏把自己荒着,废着,每一天都是如此混沌,也难怪收假回来会这么难受


我是不是真的有点抑郁症


从初识何鸣到现在有七年了,这七年里面他至少跟我提过不下五次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,每一次都是直接否定他,我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,五一回家他又跟我提过一次。我好像忽略了一个客观事实,他之所以会这么跟我说,他自己本身不就是有过抑郁症吗,我怎么能忘呢,还一次又一次反驳他


下雨天真不好,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

2019.04.25

今天去四月二十五,小弟住院的第三天,我科二过了的第二天,学校考试的前一天


上前天晚上和阿婆开视频的时候,小弟被摔伤的眼睛真得吓了我好大一跳,虽然平时他是小病不断,可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。


“不就骑个车摔了吗,皮外伤肯定好的快”我一直这样想,这样自我安慰。谁知道第二天小弟肚子疼得吐了一天,期中考也没去,直接进中心医院检查去了。“进了医院又怎样,能有多大个事”,我还在自我幻想。


直到昨中午考完科二,老爹来了电话,

“最近忙吗”

“不忙,后天有门考试”

“不忙抽空回去一趟吧,今晚我和你妈连夜的机票都要回去”

我真被吓到了,“什么情况??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回去了才知道”


和老爹挂了电话接近下午一点了,马上打给了我爷爷

“爷爷,吃饭了吗”

“还没”

“出结果了吗,医生怎么说”

“你别管这些了,好好考你的试,我先挂了”

可想而知,我在床上泣不成声了,天知道发生了什么


昨晚梦见小弟出事前的场景了,在教室里面的场景很清晰,头从课桌上抬起来的时候满头的牛奶,抬起来后还有同学围着他朝他脸上挤牛奶,吓得我一下子就醒了。昨晚可真是难熬的夜晚啊,隔一两个小时就醒一次,看看老爹他们给我来消息没有,一直到天亮,成功地感冒了,嗓子又干又哑,和小弟比起来,我能算什么


今中午老爹给我发了一张小弟在病床的照片,插了好多管子,就看了那么一眼,我就忍不住抽泣了,我还真的好意思觉得别人懦弱啊,我这样一遇到点事就哭哭啼啼又成何体统,能不能别这样脆弱啊!


请了三天假,明天下午考完试就可以直奔家里,连着五一假可以在家待九天,希望明天回家的我能不要哭哭啼啼,帮着家里做点事,更希望小弟相安无事。


在烦闷的时候习惯性地抄一抄徐志摩的《再剖》

就什么都会好起来的

真的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