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鸿

雀斑少女

2019.05.28 结束

昨天上午考完科三,自然而然是过了的,练了一周考场,要是不过都对不起自己


最后的三天练车过得很平静,估计多半是因为我的心沉下来了,他还是会在车上偶尔和我开玩笑,比如说,曾珠儿打电话问我练完没有,要不要一起回去,我不想让她等我便回绝了,然而他在一旁说,“是个男的的话肯定答应都来不及”,“哪是,男的也要分人好不”。这种玩笑还是有,只不过我再也泛不起涟漪了


科三考场没有公交车到,明明在之前练车的时候看我走路过去,还问我在哪下的车不打声招呼,来接我,结果那天给他发微信问他说,“金石广场可以接吗”,附带一个害羞的表情,他在车上一般不到半分钟就要检查一次微信,然而过了十多分钟都没有鸟我,不接就不接啊,好歹也回一声,最后我打车去了考场,直到练完车回学校,他都没有提过,我在一旁还傻傻地以为他在车上会嘲讽我说,“金石广场还要接啊,膀子都比我粗两圈的人不多运动嘛”,只是,什么都没有


然后,开始讨厌他,或者说,认清了现实


哪有什么特殊对待,都是臆想


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十一点半,他给我发了一天讯息,“加油,你稳过的,正常发挥”,当时都睡着了就没有看见,第二天看见了也不想回,嘴上说着不想,心里也想着不想,结果半上午还是回了他一句“雨好大”。到了科三休息大厅,一问她们两个,果然,都发了的,她们的反应比我大,很意外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给她们发消息。


一早上都是大暴雨,考场那边停了考,他一直在和游蝶保持联系,问我们上车没有什么的,雨大不要怕,就是不给我发一句,考完了以后还一直把我名字打错,先是蒲静,又来蒲靖,连负责打印成绩的阿姨都在纠正他是“蒲婧”


又讨厌了他几分

女生真是善变哈哈


昨晚和朋友去吃了个干锅,拍了想图发群里, 他回我说,“昨天看朋友圈,有个朋友在师院吃干锅吃了个苍蝇出来”

我说,“不干不净吃了没病”

他说,“五斤肉稳当”

我没有再回复,不该那么积极地贴上去


科三考完了,和他也结束了,真不会联系了,幸好调整得差不多,这段时间过山车似的心路历程也开到了终点,给自己又积累了点经验,没吃亏,下次再遇到,可别那么不淡定了




评论(2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