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鸿

雀斑少女

2019.07.13 憨憨养狗

昨晚,照旧和崔憨憨打着电话,

他说,“我想养一条狗,哈士奇,公的”

我说,“有钱了就养”

“我要给它取名字叫哮天婧”

“那是公的,不能这么叫”

他想了想,“emmmm,我养条公的叫哮天蒲,养条母的叫哮天婧”

我扑哧笑出了声


他又问我说,“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吧”

“安??”

他说,“毕竟爱狗人士那么多”

我傻傻得回他说,“那,,虐狗的也不少啊”

他笑得异常兴奋,“不不不,你不应该说爱狗人士多和你有什么关系吗,还虐狗呢”

我想了想,好像是这样的,犯蠢了


照他室友的话来说就是骚聊,骚聊了四十七天,电话粥也煲了将近一个月,没有承诺,不是恋人,那算暧昧吗??


想起六月初想象的第一次见他的情形,以为会在电影院,一回头,看见他满头风霜从门口进来,可真就说对了一半,第一次见他是在书店,还真的是一回头气喘吁吁地从门口走进来,一走近,身上还有阳光的味道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