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鸿

雀斑少女

2019.07.13 憨憨养狗

昨晚,照旧和崔憨憨打着电话,

他说,“我想养一条狗,哈士奇,公的”

我说,“有钱了就养”

“我要给它取名字叫哮天婧”

“那是公的,不能这么叫”

他想了想,“emmmm,我养条公的叫哮天蒲,养条母的叫哮天婧”

我扑哧笑出了声


他又问我说,“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吧”

“安??”

他说,“毕竟爱狗人士那么多”

我傻傻得回他说,“那,,虐狗的也不少啊”

他笑得异常兴奋,“不不不,你不应该说爱狗人士多和你有什么关系吗,还虐狗呢”

我想了想,好像是这样的,犯蠢了


照他室友的话来说就是骚聊,骚聊了四十七天,电话粥也煲了将近一个月,没有承诺,不是恋人,那算暧昧吗??


想起六月初想象的第一次见他的情形,以为会在电影院,一回头,看见他满头风霜从门口进来,可真就说对了一半,第一次见他是在书店,还真的是一回头气喘吁吁地从门口走进来,一走近,身上还有阳光的味道

2019.06.19 崔憨憨

昨晚第二次和崔憨憨通电话


他问我说,“女生为什么都要问是不是不爱我了,缺乏安全感吗”

我回答说,“是吧”

他又问,“那你缺乏安全感吗?”

我说,“嗯”

本以为下一句他会很煽情,结果他说,

“那你怎么不再买两份保险”

又好气又好笑,他真的憨得让我都没办法对他发脾气


如果说一对前奏的那段暧昧期是最甜甜的,那我希望它可以长一点

你觉得女生麻烦吗

我觉得挺麻烦的

也挺烦的


2019.02.09 19:12

《何以笙箫默》里面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台词,是何以琛知道赵默笙在美国结过婚时的内心戏


“承认吧

何以琛

你嫉妒地发狂”


正如此刻的我…

11.11

双十一,马云爸爸真是厉害,他成功地让我不会网购的老爹给我发来消息说,记得帮我抢一双鞋哈。老爹还用上了“抢”字,可见马云爸爸的渗透度有多深了,不知道身边的人剁了多少,反正不是要帮老爹买鞋子的话,肯定十一点多就睡了

双十一,光棍节,先前一周学校的万能墙,表白墙都快炸了,全是双十一前赶着脱单的,或许这样很直接很有效率,然而又不是赶鸭子上架,至于这样着急吗,没有男女朋友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?在我的眼里,青年人是该发光发热的

今晚和田宇儿还有师兄去打了篮球,又接触了一件以前没有尝试过的事情,感觉超开心,最近一天都在穷开心,就算有小情绪,给我十分钟生完一肚子闷死又好了,这段时间的我怎么这么会管理情绪了,如果说改掉嚼舌根,乱说话的毛病就更好了,是不是女生都跟我一样这么八婆

被人喜欢很是欢喜

赘物变成缀物式的欢喜

昨晚在他乡和小弟通视频

我问他说,“如果我找男朋友你意外吗”
他摇了摇头,“不意外”
“那我做什么你会觉得意外”
“嗯,做饭”

🙃🙃

这世间定会有一种唯一叫深爱

昨天在书店的时候,来了一个一岁多超可爱的小弟弟,迈着下一步好像就要腾空而起的脚步,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一本字帖的封面给我说,“马马,马马”,“你喜欢马马呀”,“嗯,喜欢马马”

后来,为了不让他乱跑我给他拿了一本封面很夸张的儿童杂志给他看,忽然他就高兴地跳起来指着书对我说,“马马!马马!”我定睛一看,在封面的角落印了一个不足拇指大又抽象得出奇的卡通小马。

在这世间啊,连一岁多的孩童都有自己的偏爱,何况我们呢

开心姐姐说她很遗憾没有系统地读过三毛的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