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鸿

雀斑少女

小四人的烧烤摊

深夜烤摊,时光荒唐

年少伙伴,坐在身旁

才不管,略显颓疲的近况


“就她,江湖人称四狗子”

“那是四驹!文盲”

指尖的烟,桌上的串

烟火气的小李哥,和着风沙的伦波腔调

给街角五块的啤酒

定下了知己难求的人生基调


左手撑头,右手撸串

瞥一眼,小何的王者荣耀

重口油香,缠绵撕咬

用心感受,至关重要

看看桌下

年少的自己

只顾和作业,暧昧打架


兜一兜,转又转

情谊还在,牙口也好

几瓶饮料,暗黑烧烤

这是陈词滥调的得意骄傲

也是市井生活的跌宕高潮


假期里的李同学



1️⃣“你一定要幸福啊”

放假回来二十多天了,第一次和李同学见面是在KTV,认识这么些年了,居然还不知道他的歌唱的这么好,是我喜欢的烟嗓,先前给我说过那么多次他唱歌好听,我都还以为是他在不要脸,结果是真的好听,一开口那首你一定要幸福,直到至今,我都不能忘掉




2️⃣“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”


第二次去见李同学又是在KTV,临走的时候,他知道我喜欢隔壁老樊的歌,特意唱了很火的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,虽然有些小走调,不过看他的诚心上也不在意了。晚上和李同学一行人去了小吃街,明明有那么多吃的,却只偏爱烧烤炒饭






3️⃣“今晚我就睡你家了”


晚上十点多正躺床上玩手机,李同学闪了个信息过来,“在你家楼下吃烧烤,你过来坐会”,真的是服,大晚上从另一个区跑过来就为了吃吃烧烤聊聊天,从十点多一直聊到了接近十二点,结果两个男生家里都不方便,便只好把李同学带回了家,说实话,是第一次带男同学回家。到家以后又一起坐在床边聊天,那些青涩年纪里的青涩故事啊,总让人忍不住讲了又讲,回味了又回味,老牛反刍般不会腻



4️⃣“我们都在长大,她还没长大”


下午李同学扔了个炸弹过来,四点多还在和崔憨憨通电话,突然闪了电话过来说在我家楼下,让我马上下去。都没来得及收拾,擦了把脸就匆匆下了楼,这次果真在我家楼下,没像以前一样唬我。晃荡着去了隔壁小区,走到了张悦家门口,一个和我掰了以后四年没联系,又喜欢了他十多年的女生。犹豫着犹豫着还是去了她家里,和四年前一样,还是那么单纯又傻傻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不知道她有没有真的放下李同学,如果没有,真的好佩服她,是怎样的执着可以喜欢一个人十四年。在张悦家坐了一个多小时,离开后,李同学给我说,“我感觉,我们都在长大,她还没长大”


,我想了想,好像是的




⏯和李同学之间终于趋于了稳定,幸好他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,没因为我把这段关系作死,自贡到南充,内江到重庆,忽然发现,怎么我的生活里都是这个朋友,我是不是该珍惜呢

和李同学的三天两夜:


6号下午午觉梦见了一个很遥远的人,三点多醒来给李同学发消息说怎么大家都在谈恋爱,没有想到的是李同学订了最近的车票来内江找我玩。他到我学校时还在下雨,一起去学校后门吃了干锅,晚上又去太平洋看了《何以为家》,回到酒店已经是接近十一点了,看了好几部类似于喜剧的国产恐怖片实在没劲,就一起看了泰国恐怖片《连体婴》。一张床,两个枕头,两床被子,看完已是三点多,我便乖乖地去自己床上睡觉。


7号早上还在下雨,我第二大节有课,李同学说很少起这么早还要陪我去上课,那节是投资学,老师要点名抽问不敢不去。谁知道李同学被点起来回来问题,班上同学看向他的时候,我知道,我一个人怎么解释得过64张嘴,还是算了吧。上课的时候他看球赛,我发呆。忽然,他扭头,“去不去重庆”,“逃课啊?去多久”,“明天或后天就回来了”。中午去食堂吃了饭就回寝室收拾了下东西准备出发了。


7号下午五点多到了解放碑,随便转了转就回酒店放东西,晚上九点去了吃了火锅,走了超级超级远,火锅吃完又去洪崖洞看了夜景,上次和辉儿子去的时候是下午,这次终于把夜景看了,还是不错。晚上十一点多回了酒店,我洗了澡洗了头已经是十二点多,他随便看了看电视已经是一点,就准备睡觉。陌生环境里我毫无睡意,在李同学床上看鬼片,泰国的《厉鬼将映》,一张床,两个枕头,两床被子,看到两点结果睡着了,睡到三点多醒了过来,自觉爬回自己床上。


今天早上醒的早,在李同学床上把没看完的鬼片看完了,一张床,两个枕头,一床被子,看完了就下床收拾洗漱,中午十二点多下楼吃了点面,准备去坐索道。到了长江索道,结果人太多,李同学又忙着回学校打球赛,就去解放碑转了转,然后直奔重庆西站。


现在在动车上的我想了想这两天的冲动和行程,有一个开朗活泼的朋友真好,这么短的时间我已经快要忘了两天前快要压抑不住的情绪。不过,把这两天的事记录在这里也是想要反思一下,身为女生的我,这样真的好吗?认识李同学14年了,于他而言,是多么正常不过的事,于我而言呢?是我太囿于传统保守的三教九条了,还是真的越界了?


我啊,真的要活泼一点,胆子大一点,做事果断一点才好啊

2019.02.10 10:51

身为女生,很少感受到剧烈姨妈疼的我,昨天一整晚好几次却被把人硬生生撕扯醒


每一次醒来都要去看看有没有回我的讯息


“喝高了?”


“失联少年”


不就两条没有回的讯息吗,我在干嘛呢,为了两条讯息等上一整晚,干嘛呢,干嘛呢


不是知道人家在玩儿吗,这是在干嘛呢


是不是有一点点情感上的越界?


或者是可以冠冕堂皇概括为作祟的占有欲和虚荣心?

2019.02.09 19:12

《何以笙箫默》里面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台词,是何以琛知道赵默笙在美国结过婚时的内心戏


“承认吧

何以琛

你嫉妒地发狂”


正如此刻的我…

2019.2.2

今天是二月二号,放假回来好多天了,今天算是挺有意义的一天,计划着这个寒假要多和朋友聚聚,尽兴的,大闹的,百态的也就只能算上今天了


昨天席间舅公的现身说法感触很深,不去论那番话里面修饰美化自己的成分有多少,毕竟来个自我介绍的话也得往好方面说吧,他的身份,地位,名誉,金钱和经历已经让我没有了反驳的话语权。前些天去实验监考,一走进小弟的教室映入眼帘的就是“最可怕的事就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”的横幅,硕大一条,鲜红鲜红的,鲜红地就如舅公的话让我没有反驳的权利,这句话我已经听过太多次了,却没有一次能与昨日那一席话带来的震撼匹敌,性格内向就刻意训练自己,想评职称就得申请去援藏几次,一次一去几个月。只有由内而外迸出的力量才是源源不断的。


一连停了好些天每日的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没有忘记,在家无所事事的我怎么下的了笔,又怎么写得出来字,然而昨天回家以后却一直反省自己迸出去的话是否显得太稚嫩了些,在饭桌上的礼仪是否太粗糙了些,我敬酒的姿势和词是否太艰涩了些,还有好多好多


算上今天已经是连续第五天大鱼大肉了,明天应该是最后一顿团年饭了。吃了这么多顿,只有今天是有点难以下咽的,看着我妈坐在我对面抱着别人家一岁的小孩,我爸拿着小玩意儿去哄,一瞬间有点酸鼻子了,真像一家人啊。仔细想了想到底在气,在逃避我妈什么,似乎还不是她那被反驳了的想生三胎的想法,对我和小弟如此生疏的她,竟为了自己想再带带小孩的自私想法想生三胎,或许我说这话太重了些,或许她也有自己无奈之处。突然又想起昨天的事,吃过饭以后她一把抱住小弟,还念叨着“来,妈妈给你温暖一下”,有想过站在旁边的我的感受吗,幸好我已经过了争宠的年纪了,也幸好小弟护我,一下子跑我身边来给我哪怕一点点舒畅。她连我和小弟都一碗水端不平,又如何处理三胎与我和小弟的关系呢


晚上路上偶遇“十七块”和一群朋友,就跟着去KTV坐了坐,我太拘束,太乏味,太无趣了,真的以后应该多和朋友聚聚,也多跟着别人学习。去之前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,甚至在马路边上大声喝令我说不要去,只是我还是转头跟上前去了。他们在我眼中不是坏孩子,当然,这句话不是站在“我是好学生好孩子”的论断上说的(这个论断在我眼里不成立),术业有专攻是有道理的,懂人情世故,体会人间百态可比学习好难多了,每一种朋友都需要一点,至少我现在这样想


一向对QQ分组本着怎么简单怎么来的原则,就好像数学题里面的只要个全集就行,今晚回家以后却增添了一个特别分组“风在说话”,把他移到大组里面很久了,在这个“很久”的时间里面,还是忍不住去特别分组找,我知道,我好像得沿着原路返回了

已经八点半了,她们都还没醒,不得不说昨晚真的是太疯狂了,一起闹到两点钟才睡,哇,真的好久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

关于辉儿子以及高三

刷了好友动态才发现离高考只有26天了,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好像已经放弃挣扎了,学习上真得也就破罐子破摔,情绪上却如洪水猛兽喜怒无常,时时在想:泛滥吧,溃堤吧,淹死我吧现在想来可真不太好

高三补课的那个暑假是最令人难忘的,就连现在都还有好多画面,比如说放学后的五楼教室里辉儿子抢了我的保温桶问我说,“你为什么不给我带绿豆汤,我也要”,还真是可爱。又比如说高三上辉儿子过生日的时候给他买了一个甜品,好心叫他坐操场上聊会天呢,他说“你不怕得艾滋啊”,当时的我真还惶惶的,后来大学开艾滋讲座的时候,乐得都不行了,哪有那么纯真那么傻。重庆回来以后,高中同学里面给我说的最多的就是“天哪,你们怎么还一起啊”,这种巧妙的机缘我也没有办法解释,还记得有一句段子说,要知道一个人适不适合结婚,就和他(她)去旅行,以前都没什么感触,现在却觉得还有那么几分道理可言,朋友也是如此吧,在旅行的过程中会产生非常多微妙的东西,对这个人的生活方式会有更深刻的理解,适不适合就十分明了了。妙的是,辉儿子还真有个人生朋友的样子,虽说性格迥异,这段友情也被很多朋友质疑,但是相处起来舒服的话那又何妨呢,人有太多面孔了,面对不同的人怎么又可能有同样的面孔呢

上了大学以后,两个人还真是成熟了不少,我不再停留在一些浮在表面的东西,比如说因辉儿子一句浸在蜜罐里的言语而窃喜大半天,辉儿子也在深入,不会继续缠着我写长文纪念这段友情,说起长文,我也想过,但是一,留这种矫情的东西以后自己都嫌弃,二,我要怎么说,论讨厌的人如何成为好朋友?所以呢,两个人还是珍惜当下吧,文字表达这种方式反馈的信息和情意对方也不是全能领悟到啊

高中说来有三年,貌似高一高三两年都敌不过高二一年,高一相互讨厌彼此对峙,高二关系缓和,不在一个班却还能一起跑跑步,看看电影吃吃饭什么的,感谢当时他的破室友,不是因为那个人的话也不会接触辉儿子了,更不会有那些适合珍藏的小青涩,高三后来挺尬的,基本上断了联系,偶尔的联系都实在是应付了事。不知怎么的后来就毕业了,因为想要逃离我早早去了深圳,辉儿子到处旅游,本来两人的人生轨迹都不着边际了,辉儿子的一个电话扭转了一切。很清楚的记得那天,在出租房里我妈在睡觉,我小心翼翼搬了个小凳子去厕所关上门,又专心致志地听辉儿子讲述他高三的那些事,那个时候我突然明白,明明喜欢和这个人相处啊,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意见而左右自己的想法,真想给辉儿子道歉,哦,还要给杜芊芊道歉,这个陪了我高中三年的朋友,因为我毕业前赌气的一句“毕业以后我不想跟任何同学联系了”而让她在高考后的一个暑假里不敢联系我,超级超级内疚

辉儿子恋爱了,虽说这不是个新鲜事,但是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,从他的眼神以及种种里面我看得出他很希望这段感情能长久,真为他感到高兴,幸运地遇到了自己想要的人,那就祝福辉儿子吧,认真恋爱,认真生活,我也要认真成为更好的自己

赏给辉儿子我的青睐,以及未来的若干个三年@瑾瑜 



LOFTER真是一个偷窥三洛小情绪的好地方啊

在我眼里
你是三洛,而我是断鸿
你是我高一军训就注意到的女孩
也是我一直惦记并喜欢的同桌